055.(1 / 2)

本来那天早上无意间看到顾尘的上身,好像还没有什么事儿,可是现在回想起来,苏言才发现有多羞耻。

她的脸瞬间就红了,看似无力地辩解:“他是艺人!看到难道不正常吗?”

她的脸红仿佛此地无银三百两,让徐子诺就是想说正常都说不出口了。

徐子诺伸出自己的食指,左右摆了摆:“嗯,本来挺正常的,可是你脸红就显得不太正常了。”

顾尘本来还没有注意到苏言,听徐子诺说了,他才抬起头来偷偷看了她一眼。

苏言平时不施粉黛,皮肤白皙虽然也很好看,不过这会儿脸颊微红,像是打了层浅浅的腮红一样。

桃子。

这是一瞬间,顾尘脑子里想到的。

刚刚上市的水蜜桃,白里透着浅浅的粉红,散发着诱人的香气。

顾尘本来还是偷偷地看苏言,却在一瞬间微微发愣,连徐子诺回头看他都没发现。

于是他看着苏言发呆的样子,被徐子诺抓了个正着。

他把筷子搁在碗上,发出“当”的一声脆响,他故意没说话,就看见顾尘回过神来,连忙低头继续吃面了。

徐子诺意味深长地清了清嗓子,还没开口说话呢,就听见顾尘说道:“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?”

他张了张嘴,就看见了苏言威胁的目光,只能识趣地闭上嘴了。

一碗面吃完了,还算顾尘有良心,知道把碗洗了再走。

看着后来就没再交流过的苏言和顾尘,徐子诺若有所思:是不是苏言二十多年母胎lo的日子要到头了?

顾尘走后,苏言凶狠地一把提起了徐子诺的耳朵:“你是不是单身太久了,看见两个人就像当月老?”

徐子诺疼得嗷嗷叫,一边说:“要真是因为我单身久了,我干嘛当月老!我当然是想着自己脱单啦!我是为你好!”

为她好?

为她好把她和顾尘那样的凑一块儿?

苏言不自知地手上用力:“收起你毫无用处的猜想,我和顾尘什么都没有!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!”

看似无关痛痒的一顿晚餐,却让顾尘这天晚上有些辗转反侧。

因为他突然发现,苏言脸红的时候,好像有一点点可爱,当然,只有一点点。

毕竟在他看来,苏言平时一点也不可爱。

看到他居然都无动于衷,一定是苏言的问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天,capture练习室。

因为苏言每天准时喊顾尘起床,以往他们俩都是成员里到的最早的两个。

这天早上顾尘到练习室的时候,却发现徐清月已经到了。

顾尘四周张望了一圈,才发现练习室里只有徐清月在,他的经纪人却不在。

做足了隔音工作的隔音室里,徐清月正卖力地练着鼓,手里的鼓锤落下一个个仓促的鼓点,暗示着演奏者内心的浮躁。

徐清月微微皱着眉头,一副怎么也不满意的样子,顾尘站在隔音室外看着,也知道他似乎心情不好。

顾尘随口说了一句:“苏言,帮我买两杯咖啡上来。”

不明说,苏言也知道另一杯是给徐清月的,她点了点头走了。

顾尘推开隔音室的门进去的时候,徐清月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浑然不知。

他走到架子鼓前了,徐清月才发现他。

抬头微微错愕,才打了招呼:“来啦,早。”

顾尘微微一笑,懒散地靠在墙上:“早。李浩楠呢?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

“啊,我今天自己先过来了,他一会儿就到。”

顾尘指了指自己的眼下:“昨晚没睡好?”

徐清月此刻眼下还有些青黛色,一看就知道是昨晚没休息好。

“啊……”

徐清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下,有些慌乱。

对于顾尘的关心,他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
“可能是没有休息好吧……不过我状态没问题,不会影响工作的。”

顾尘并不关心他的状态是否会影响工作,而是作为队友,作为朋友关心他而已。

他点了点头,问:“没休息好可能不会影响工作,但是心情不好会。”

季旬也还手舞足蹈地攻击着面前的空气,苏木若有所思。

想了想,他还是说道:“林温言既然有了这个想法,一定不会安安静静坐着等你给他答复。”

顾尘点头表示同意:“他应该会想尽办法逼我同意,所以一定要在他有所行动之前,我们先把方案定下来。今晚大家回去再想一想吧,明天再商量。”

成员几个散了,顾尘还在练习室里独自烦恼。

他对活动策划没什么经验,想找人问问吧,苏言这个女人,一下午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

想了一会儿,他还是起身回家了。

最新小说: 宠妻狂魔:大将军,轻一点! 我居然是豪门弃少 宋少帅,别来无恙 变身学园都市之心理定规 天才捉鬼师 千玄录 花晨月夜 神的刀砍向神 龙武战神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