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9.抄袭(1 / 2)

【嗯?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温言的新歌和capture的新歌很像吗?】

【什么情况?这不明摆着抄袭吗?谁抄谁?】

【哇哦,世纪大瓜,来吧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】

网上已然一片哗然,公司这边动作快,网友的动作更加快。

即便恒星在几分钟之内就撤回了capture的新歌试听版,网友们也已经录屏截图,把音频和文案都存了下来。

此时的练习室里,安静无声,就是平时最爱闹腾的季旬也,这个时候也皱着眉坐在一边不说话。

这首歌是怎么来的,没有人比他们四个更清楚了。

就是要说抄袭,他们也是被人抄袭的那一方。

季旬也有些想不通:“怎么会泄露出去?阿尘你不是装了摄像头了?要是有陌生人靠近的话,你应该能接到警报才对呀?”

顾尘若有所思:“我没有接到系统报警。也有可能,盗取文件的人,并不是会被系统警惕的人。”

季旬也反应了一会儿,当即自证清白:“不是我!”

苏木白了他一眼:“当然知道不是你。”

徐清月的脸色也不好看,“也不是我,你们知道,我不太会用电脑……”

顾尘点点头,显然,他并不怀疑是乐队成员做的。

“秦夏呢?”顾尘问道。

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经纪人怎么还能不露脸呢?

这个时候,秦夏没出现,急急忙忙赶到他们练习室来的,却是宋宜浓。

高跟鞋踩在瓷砖上的声音,由远及近,频率很快,走路的人很心急。

很快,练习室的大门就被推开了。

宋宜浓只带了张汾,两个人匆忙赶来,一看就知道事情不太妙。

这次林温言的新歌,某种意义上算得上是一次复出,大众不仅期待,也很严格。

短短几分钟时间,capture从上传到撤回,已经引来一片骂声了。

因为在粉丝们和吃瓜群众们看来,撤回,本身就意味着心虚。

“怎么回事儿?”宋宜浓难得这么着急。

顾尘此时也认真了起来:“歌是我写的,绝对没有别的可能,唯一的可能,就是林温言抄了我们的歌。”

宋宜浓知道顾尘。

他这个人,宁愿不说话,也不会撒谎。

“证据呢?”

宋宜浓问到点子上了,可是他们,还没有证据。

宋宜浓刚说完,张汾就拿了一份文件给顾尘。

她解释道:“按照公司规定,作品自创作完成,将母带交由公司的那一刻起,创作者的版权正式生效。很遗憾,林温言,比你们早一些。准确说,早了一天。”

文件上,显示的是林温言和capture关于这次作品的上交时间。

按照这样的时间推算的话,抄袭的,反而会是capture。

所以,一定有人操纵了母带的上传时间。

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,让人有些措手不及。

宋宜浓深吸一口气: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现在要想办法解决。现在你们要做的事情,第一,尽可能查清楚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;第二,这首歌该怎么办。”

顾尘皱着眉站在一边,他鲜少有这么严肃的时候。

宋宜浓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随时告诉我。”

顾尘有些出神,半晌,他才说道:“秦夏,帮我联系他。”

宋宜浓点点头:“给你们的时间不多,先想一想这首歌怎么办。”

顾尘甚至不用想,直接把另一盘母带交给了她:“试听版先用这个吧,至于那首歌,晚一些给你答复。”

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,宋宜浓才带着张汾走了。

他们在谈话的时候,季旬也已经默默地给秦夏打了无数个电话了。

他再一次沮丧地放下手机:“秦夏怎么不接电话啊?”

顾尘走到电脑旁坐下:“别打了,他不会接的。”

此时的秦夏,明知道可能是事情败露了,他怎么还可能会接电话?

果不其然,没一会儿,张汾就打了电话过来:“刚刚问了经纪人组那边,说是两天前秦夏交了辞职信了。”

显然,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很清楚了。

是谁泄露了音频,是谁在作品上传时间上动了手脚,答案呼之欲出。

难怪之前秦夏说什么也不同意他们换主打歌,敢情是在这儿等着呢。

可是这些都是心证罢了,并没有实际的证据能表明,是秦夏偷走了他们的作品,让它成为了林温言的作品。

最新小说: 宠妻狂魔:大将军,轻一点! 我居然是豪门弃少 宋少帅,别来无恙 变身学园都市之心理定规 天才捉鬼师 千玄录 花晨月夜 神的刀砍向神 龙武战神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