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7.棒棒糖(1 / 2)

他声音透着疏远和冷漠:“有事儿吗?没事儿我挂了。”

“等等!”电话对面的人一声大喊,“别挂别挂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听总监……不是,总经理说,你已经知道我之后会当你的经纪人了。为了我们之后能愉快地一起工作,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。”

顾尘吸了一口气,随即说道:“你听好,第一,我不会换经纪人;第二,我们以后也不会一起工作;第三,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。听明白了吗?”

苏言似乎预感到顾尘马上就要挂电话了,急忙开口:“没有!”

果然,听到她这个回答,顾尘准备按挂断键的手硬生生一顿,皱着眉又把手机贴到耳边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知道你生气,也知道在你包里放录音笔是我不对,可是录音笔我是当着你的面拿出来的,也交给你了,没有对你造成任何不良的影响吧?”

确实是,不如说不仅没有造成什么不良影响,反而还帮了他。

事情过去这么久了,顾尘现在冷静下来想想,这件事情好像确实没有他当初想得那么严重,也没有他想得那么讨厌了。

他的生活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,除了这个女人之外,并没有任何改变。

“如果你是要说这些的话,我挂了。”

虽然顾尘的话还是很尖锐,但苏言还是听出来了,他的语气似乎软了一些。

也不知道顾尘是想澄清什么,他又连忙补了一句:“就算你说得没错,也不代表我会放任你来当我的经纪人。”

这回苏言没说话,过了一会儿,她才开口:“那这件事以后再说,现在我有别的事要跟你说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你们是不是快要出新专辑了呀?这段时间你要小心一点,新歌的音频文件你要保管好。”

虽然苏言一副事关重大的样子,可这话在顾尘听来,却并不是一件值得大惊小怪的事。

毕竟做音乐的,谁还不知道在新歌发行前要做好保密工作了?

他想起当初苏言跟他说,让他最好像防着她一样防着别人,他回:“这一点不用你说,而且我的团队里都是值得信赖的人,不会出现你担心的问题。”

苏言还是尝试尽力说服他:“多加小心总是没错的。现在有那种人脸识别加报警的摄像头,你可以安排一下?这种摄像头只要有识别范围之外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不过你怎么这么关心我的新专辑?”顾尘想了想,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,“听你这口气,好像笃定我新专辑要出事似的。还是,你希望我专辑出事?”

“我当然是不希望你新专辑出事才这么说的了!”苏言当即否认,认真地说道:“要是希望你专辑出事,我还告诉你干什么?”

说完,苏言还是不放心,又叮嘱了一遍:“你记住我的话,回去一定要装摄像头,文件能上密码的话也都锁起来,以防万一。”

顾尘始终还是对她持有一丝怀疑,临了还问:“你能这么好心来提醒我?”

电话那头,苏言叹了口气,无奈:“唉……善良的人总是会遭受误会的。你尽情怀疑吧,反正我这样的小仙女是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

听到苏言自称“小仙女”的顾尘,握着手机一愣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他认识的苏言,好像不是这样的人设吧?

半晌,他才笑出了声:“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?”

“嘁……没事儿多吃点棒棒糖,嘴甜一点儿不好吗?挂了,拜拜。”

这通电话挂断的时候,两个人说话的语气,有一种莫名的亲昵。

顾尘之前在笑,现在嘴角还翘着呢。

他挂了电话,一回头,身后站着齐刷刷的三只狐獴。

季旬也笑得一脸八卦:“给谁打电话呢?笑得嘴都合不上了。”

苏木抱着双臂靠着墙:“给谁打电话呢,还得背着我们打。”

徐清月温柔地笑了笑:“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阿尘你打电话。”

顾大爷嘴角一沉:“歌都录好了?一个个闲着没事儿在这儿看我电话?”

说完,他就自顾自先走回练习室了。

经过季旬也的时候,他还不忘白了他一眼,然后伸手冲着他的背,给了一记爱的鼓励。

不用说,苏木和徐清月肯定是他带出来当狐獴的。

有些人表面上好像已经屈服于武力镇压了,实际上,一颗蠢蠢欲动的八卦之心根本按捺不住。

说的就是季旬也。

季旬也从小就开始学钢琴,当个键盘手绰绰有余。所以他平时有很多的空闲时间。

于是,自这通电话之后,他一有空就盯着顾尘看。

回到练习室没多久,顾尘就收到了宋宜浓的微信消息【你来我办公室一趟】

顾尘回【有什么事儿微信里说】

【你来不来?不来我去你们练习室找你了】

刚刚连打个电话都被围观,要是宋宜浓真来练习室找他,他以后是真别想过安静日子了。

顾尘只好一脸不情不愿地去了宋宜浓办公室。

经过上次顾尘硬闯总经理办公室的事儿,张汾现在防他跟防贼似的。

见顾尘来了,他就一脸警惕,身体紧绷着拦在顾尘面前:“顾先生你好,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?”

顾尘这回不硬闯了,停下脚步:“宋宜浓让我来找她。”

张汾:“……”

最新小说: 宠妻狂魔:大将军,轻一点! 我居然是豪门弃少 宋少帅,别来无恙 变身学园都市之心理定规 天才捉鬼师 千玄录 花晨月夜 神的刀砍向神 龙武战神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